【懂点儿啥】台湾旱灾那四位神仙都不在家

各位好,我是观察者网的董佳宁。最近几个月,台湾那边的气候一直不太好,闹了旱灾。现在不管是工业、商业还是民用水资源,都受到了限制。灾情最重的是三处,苗栗、台中及彰化县,开始实施“供五停二”,就是一周停水2天。

台湾怎么会缺水呢?降水量年均为2508毫米,约为世界平均降雨量的3倍。每年的梅雨季和台风季,都会带来充沛的降水。以至于台湾七成的水资源,都来源于此。不过从去年6月份开始,台风一直没有登陆,降水量下降了四成。到了年底,全台湾地区21座水库中,9座蓄水量已经不足一半。

去年,台湾各地政府也推出了一些限水政策,比如说夜间降低供水水压,关闭了公园还有喷泉等等。不过都是杯水车薪,天不下雨,水库的蓄水量就上不来。现在,很多水库早就低于警戒水位了,蓄水量只剩一成左右。

现在最惨的是日月潭,台湾第一大湖,已经见底了。想必大家都听说过日月潭,只要不是义务教育的漏网之鱼,多半对小学学过的那篇课文有印象。日月潭的自然风光可谓是无限好,而且也有历史人文价值,清代就已经是台湾的风景名胜了。潭中有一尊雕像,名为“九蛙叠像”,九只青蛙摞一起。

最早这就是一个艺术石雕,但人们慢慢发现,它可以当做观察水位的参照物。青蛙露出越多,水越浅。现在青蛙们不仅全部露面,连整座雕像都高于水面了。周围的河床暴露无余,而且长了很多植被,成了青青草原。而一并展现在世人面前的,是河底的垃圾。旧家电、旧工具、船只残骸,各种破烂都有。水库管理方看不下去,赶紧发动群众清理垃圾。治不了水,我还治不了垃圾吗?当然,高情商的说法是,大家找到了机会,力图彻底解决日月潭污染问题。

虽然从降水量上看,台湾地区不缺水,但是留不住水。地形多山、靠海,大部分的河流很短,湖泊也不大。雨水降下来,很快就流进海里了。这在古代倒不是什么问题。但步入工业化社会以后,用水量剧增,必须兴修水利。

其中的重中之重就是修水库。台湾修建水库的历史相当久远,日月潭水库就是1918年民国时期兴建的。主要水库有21个,都是上世纪的产物。最新的一座是90年代末建设完毕的。另外还有200多座其它水库,面积和蓄水量都比较小。这里面最新的一座叫 ,于2015年建成。

问题在于,计划赶不上变化。一方面,城市发展迅速,用水需求大大增加。另一方面,基础设施老旧,水资源经常受到污染,或者漏水严重。2001年就出现过水质富养化,危及市民饮用水的问题。而且不仅仅是老水库,90年代新建的水库,也出现了这样的状况。

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台湾投入了大量的资金。从2008年开始,分四年投入共计2亿元新台币,约合人民币4600万。但情况却不见好转,连水库周边的居民,取水都有困难。

2013年,桃园地区暴雨,引发了山洪。泥石流冲入附近的石门水库,造成污染,桃园停水。然后过了两年,又遇大旱。水库储水量不足20%,结果又得“供五停二”。如果市民想要用水,要么提前储存,要么去城市集中供水点取水。桃源人虽然住在水库边上,不过水库一旦出问题,他们总是最先遭灾的。可以说是旱涝保灾。

而且遭受无水之苦的不仅限于日常生活,工业生产也受到了很大影响。最近台积电就很不爽,新厂子没法扩建了。光是维持现有生产都困难,必须花重金租水车供水。花了多少钱呢?2亿新台币,租了300多辆水车拉水。

近些年来,台积电的生意是相当红火的。去年,台湾地区在全球晶圆代工市场中,占有率排名第一,超过60%。第二名是韩国,不过市场占有率仅有18%,被远远甩在后面。现在全球芯片需求快速上升,台积电获得了海量的订单,已经排到了2023年。

生产芯片对水的需求量极大,冲洗设备、清除化学品等等,动辄万吨起步。2019年,台积电每天用水,就已经高达15.6万吨。而且用水量逐年上升,现在已经接近20万吨。总之,满街跑水车的情景,怎么说也不好看。这等于是告诉了全球,台湾缺水,生产不稳定。不过台积电也出来解释一下,我们这是在做准备,现在不缺生产用水,大家不用担心。

但无论如何,台积电扩厂的计划要推迟了。未来全球芯片供应量不足的状况,可能会加剧。

那么应对这次旱灾,台湾政府又做了什么呢?除了“供五停二”、设立集中供水点这些小事以外,大动作有两件:第一,人工降雨;第二,祈雨。

不过这两件事的画风,看上去着实让人“智熄”。先说人工降雨。上个月,台空军派出了一架运输机,C-130H。拉着8吨水,飞上天泼洒,圆满完成了人工降雨的任务。

这件事情被媒体报道后,海峡两岸网友齐呼侮辱智商。这不是拆东墙补西墙吗?而且也没效果啊,天上撒完,地上也听不着个响。另外如果真的是水库缺水,何必要上天“曲线救国”呢?直接派车把水运去水库不就好了?

实际上,拉着水上天泼洒,还是有一定的科学依据的。这种降水方法叫清水增雨,目的是在云层中创造大水滴,最终实现降雨。不过我们大陆的做法一般是用吸湿增雨剂,通过吸湿增加大水滴。之后这些大水滴在云中碰撞,受重力影响后,形成降雨。

从原理上看,洒水好像没问题,但最好的办法是用盐粉、尿素、干冰,或者碘化银等化学药剂。针对不同温度的云层,还要使用不同种类的药剂。总之,化学手段的效率比清水不知高到哪里去了。而且我们不用飞机办这事,都是火箭弹或者大炮,射到天上的。经济、实惠、高效。

我国技术含量较高的增雨火箭弹,射程可以达到10公里,射高8千米。但台湾技术有限,没炮,没火箭弹。这些武器一般都是军队淘汰下来的,之后民。但自己还不够用呢,半个世纪以前生产的美械都是如数家珍,祖孙三代当兵可能打的都是同一门炮。所以,别指望能从他们手里抠出个子儿来。

但是只要“”器重我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于是湾湾也整出了个土法子,就是找个长得跟大号二踢脚似的筒子,把爆炸物和增雨剂放在里面,一起炸上天。其实,这种东西在解放战争中也出现过,还用过,一般管它叫“没良心炮”。也是一个大桶子,往里面放上炸药包,射程比较短只有两三百米。可能台湾的发明家受到了历史的启发,琢磨出了这么个“增雨二踢脚”。但还是效率的问题, 它的射程和射高都很有限,拿来增雨远远不够。

如果科学解决不了问题,那么就只能相信魔法了。上个月初,经济部门负责人王美花,挺着急,说实在不行可以凿井取水,诶,这是特别农业时代的一个条件反射,遭到了一部分台湾网友讽刺,说还不如祈雨。

当局一听:搞起来!怎么把这事给忘了!于是线日,所谓“农委会农田水利署”和一个著名的寺庙,大甲镇澜宫,祭祀妈祖的地方,合办了一场祈雨法会。接近3000人身着白衣,祈求上天降甘霖。政府官员也到场了,所有人都和法师一起,跪拜念经,折腾了两个小时。而蔡英文在工作之余,也不忘参拜寺庙,诚心祈求“风调雨顺”。

祈雨是为了保证日常生活,也是为了工业生产。台湾地区有全球最先进的晶圆代工厂,一颗手机芯片里有几十亿个晶体管,这是何等先进的制造水平,可是却用着最古老的降雨方式,这就是台湾,“传统文化在台湾”。前主席朱立伦,在脸书上嘲讽了这一系列闹剧。他说,蔡英文还不如。至少,他没搞出过这种怪力乱神的名场面。

唯一能改变台湾现状的就是兴修水利。这是一个大工程,需要长期的建设和投入。但我国的台湾地区在基建上,也和美国面临同样的问题,党派只看中眼前利益,很愿意在面子工程上出力。而那些长远的,惠及后人的,耗费数年的大工程,就没人愿做了。毕竟几年以后,说不定自己都下台了,那不是给人做嫁衣吗。

这还不是最难的。在台湾地区,凡是谈到修基建,那就是破坏生态环境。随之而来的就是无尽的抗议、,以及环境评估。之前的核四项目就是这样,甚至还有团体在时亮出了那个字,大家在屏幕上打一下那四个字——对,用爱发电。党派之间互相掣肘,社会达不成共识。如今只能落得,干旱祈雨,临渴掘井。

台湾“用爱发电”,“用爱降雨”,也希望大家能够“用爱点赞”,“用爱转发”,让更多人知道什么是“中华传统”,“中华传统”在哪里。我的节目固定是在每周四晚上,和每周日上午更新。我的个人号,B站、微博、微信公众号,都是肝帝董佳宁。我们下期再见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